央廣網北京5月30日消息(記者馮會玲 實習記者滕菲)據中國之聲《央廣新聞》報道,國家衛生計生委聯合國家中醫葯管理局、人社部等五部委今天(30日)聯合下發《關於保障兒童用藥的若干意見》,這個《意見》將大大緩解我國兒童用藥缺乏的問題。
  說到給孩子吃藥,很多家長都有一堆苦水要倒。大夫開的一些藥千叮嚀萬囑咐只能給孩子服用一顆藥片的四分之一,甚至是十分之一,於是只好用手掰,用刀切,最終還是不知道到底距離標準劑量有多遠。北京兒童醫院藥劑科主任王曉玲介紹說,此前,在對15家醫院的6000多種兒童藥品的調查中顯示,兒童專用的藥品確實少得令人擔憂。
  王曉玲:這15家醫院里跟北京兒童醫院差不多,兒童專用藥占到4%,那麼有兒童用法用量的,加上專用的,將近50%。
  不僅是我國面臨著這樣的情況,就世界範圍來講也是如此。四川大學華西第二醫院藥劑科主任張伶俐說,歐美國家也曾經歷過兒童用藥缺乏的困境。
  張伶俐:比如說美國因為臨床研究述和兒童劑型的缺乏,現在兒童廣泛使用的藥物當中,還僅僅只有30%獲得FDA的批准可以用於兒童。歐洲的情況在截至到2007年,他們大概有一半的藥物沒有經過兒童的臨床研究或者是沒有經過許可。所以我覺得這個問題,不僅僅是中國才有。
  由於沒有專門給兒童服用的藥物,醫學界通行的辦法,就是將成人藥品根據兒童的年齡、體重相應地減少用量,給兒童服用。因為採購不到適合兒童服用的顆粒劑、溶液劑,醫院很多情況下只能採購片劑。即使是片劑,多數時候劑量也偏大。95%以上的藥物,都需要醫院的藥劑師自己手工切割。作為一個藥劑師,王曉玲說,他們每天都要花大把的時間,完成將一些藥片切割成幾十分之一的高難度任務。
  王曉玲:您說切到二分之一四分之一那太簡單了對我們來說八分之一。我們臨床會根據公斤體重,因為我們有早產兒新生兒,我們會弄到十九分之一,二十分之一比如說。
  除了切割,北京友誼醫院兒科主任崔紅說,他們甚至會打開膠囊數顆粒。眯著眼睛一粒粒細細地數。
  崔紅:我們自己的醫生護士就是去嘗試,一個膠囊打開裡面一共有多少個小渣渣,比如說我們數大約四百五十個小渣渣,合一個毫克就是三個小渣渣。
  國家衛生計生委藥政司司長鄭宏介紹,這次意見出台的重要目標之一,就在於推進兒童用藥的劑量改變。
  鄭宏:隨著各項政策的逐步到位,原來用的大藥片變成四分之一片,也許通過價格的扶持,通過生產相關政策的落實,使企業願意生產小規格小包裝,更適合兒童使用。
  兒童相對於成人的用藥量往往較小,在此之前,由於沒有專門的兒童劑型,只能購買劑量較大的成人用藥,往往是藥沒用多少,病就好了,剩餘的只能扔掉。北京兒童醫院呼吸內科的主任徐保平說,這個《意見》的出台,將大大減少醫療資源的浪費。
  徐保平:我們一克一支的藥物,我們可能一個小嬰幼兒給到100毫克,那就是十分之一支,十分之九支就扔掉了,所以這樣的話,浪費是很大的。
  北京兒童醫院重症加強護理病房主任曾健生說:將大人的藥通過手掰、刀切、數顆粒,不光是對人力和物力的浪費,更重要的是,如果有了針對兒童設計劑量劑型的藥物,將能大大減小醫生用藥的安全隱患。
  曾健生:因為急診的時候本身就比較急,你用成人的藥就比較容易出錯。
  說起在急診中給兒童用胰島素,曾健生說,他們真是分外緊張。
  曾健生:因為我們特別小的孩子,你要從一個大瓶子取幾個單位的胰島素特別特別困難,所以護士要經過多次核對,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有適合小孩子的小的劑型,可能就會比較方便。  (原標題:五部委聯合下發《關於保障兒童用藥的若干意見》)
創作者介紹

小烏龜

sa70saqoz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